你的位置: 诗词搜网 > 诗词 > > 史浩

史浩

更新时间:2024-06-22 14:33:30

宋代

  史浩(1106年—1194年),字直翁,号真隐。明州鄞县人,南宋政治家、词人。高宗绍兴十五年(1144年)进士,由温州教授除太学正,升为国子博士。他向宋高宗建议立太子,以此受知于朝廷,绍兴三十二年,宋孝宗即位,授参知政事。隆兴元年,拜尚书右仆射。淳熙十年,除太保致仕,封魏国公。宋光宗御极,进太师。绍熙五年,薨,年八十九,封会稽郡王。宋宁宗登基,赐谥文惠。嘉定十四年,以子史弥远贵,追封越王,改谥忠定,配享孝宗庙庭。为昭勋阁二十四功臣之一。

史浩所著古诗文

  • 如梦令(酴醿·金沙同架) 小院春风不老。 鹊碧霓裳缥缈。 雪脸间朱颜,各自一般轻妙。 忒掉。 忒掉。 真个一双两好。
  • 花舞 奇花命以佳名,因其有香,尊之为客。欲知标格,请观一字之褒;爰藉品题,遂作群英之冠。适当丽景,用集仙姿。玉质轻盈,共庆一时之会;金尊潋滟,式均四坐之欢。女伴相将,折花入队。 念了,后行吹折花三台。舞,取花瓶。又舞上,对客放瓶,念牡丹花诗:花是牡丹推上首。天家侍宴为宾友。料应雨露久承恩,贵客之名从此有。 念了,舞,唱蝶恋花,侍女持酒果上,劝客饮酒。 贵客之名从此有。多谢风流,飞驭陪尊酒。持此一卮同劝后。愿花长在人长寿。 舞唱了,后行吹三台。舞转,换花瓶。又舞上,次对客放瓶,念瑞香花诗:花是瑞香初擢秀。达人鼻观通庐阜。遂令声价满寰区,嘉客之名从此有。 念了,舞,唱蝶恋花,侍女持酒果上,劝客饮酒。 嘉客之名从此有。多谢风流,飞驭陪尊酒。持此一卮同劝后。愿花长在人长寿。 舞唱了,后行吹三台。舞转,换花瓶。又舞上,次对客放瓶,念丁香花诗:花是丁香花未剖。青枝碧叶藏琼玖。如居翠幄道家妆,素客之名从此有。 念了,舞,唱蝶恋花。侍女持酒果上,劝客饮酒。 素客之名从此有。多谢风流,飞驭陪尊酒。持此一卮同劝后。愿花长在人长寿。 舞唱了,后行吹三台,舞转,换花瓶。又舞上,次对客放瓶,念春兰花诗:花是春兰栖远岫。竹风松露为交旧。仙家剑佩羽霓裳,幽客之名从此有。 念了,舞,唱蝶恋花。侍女持酒果上,劝客饮酒。 幽客之名从此有。多谢风流,飞驭陪尊酒。持此一卮同劝后。愿花长在人长寿。 舞唱了,后行吹三台,舞转,换花瓶。又舞上,次对客放瓶,念蔷薇花诗:花是蔷薇和如绮绣。春风满架晖晴昼。为多规刺少拘挛,野客之名从此有。 念了,舞,唱蝶恋花。侍女持酒果上,劝客饮酒。 野客之名从此有。多谢风流,飞驭陪尊酒。持此一卮同劝后。愿花长在人长寿。 舞唱了,后行吹三台,舞转,换花瓶。又舞上,次对客放瓶,念酴醿花诗:花是酴醿纡翠袖。酿泉曾入真珠溜。更无尘气到杯盘,雅客之名从此有。 念了,舞,唱蝶恋花。侍女持酒果上,劝客饮酒。 雅客之名从此有。多谢风流,飞驭陪尊酒。持此一卮同劝后。愿花长在人长寿。 舞唱了,后行吹三台,舞转,换花瓶。又舞上,次对客放瓶,念荷花诗:花是芙蕖冰玉漱。人间暑气何曾受。本来泥滓不相关,净客之名从此有。 念了,舞,唱蝶恋花。侍女持酒果上,劝客饮酒。 净客之名从此有。多谢风流,飞驭陪尊酒。持此一卮同劝后。愿花长在人长寿。 舞唱了,后行吹三台,舞转,换花瓶。又舞上,次对客放瓶,念秋香花诗:花是秋香偏郁茂。姮娥月里亲栽就。一枝平地合登瀛,仙客之名从此有。 念了,舞,唱蝶恋花。侍女持酒果上,劝客饮酒。 仙客之名从此有。多谢风流,飞驭陪尊酒。持此一卮同劝后。愿花长在人长寿。 舞唱了,后行吹三台,舞转,换花瓶。又舞上,次对客放瓶,念菊花诗:花是菊英真耐久。长年只有临风嗅。东篱况是见南山,寿客之名从此有。 念了,舞,唱蝶恋花。侍女持酒果上,劝客饮酒。 寿客之名从此有。多谢风流,飞驭陪尊酒。持此一卮同劝后。愿花长在人长寿。 舞唱了,后行吹三台,舞转,换花瓶。又舞上,次对客放瓶,念梅花诗:花是寒梅先节候。调羹须待青如豆。为于雪底倍精神,清客之名从此有。 念了,舞,唱蝶恋花。侍女持酒果上,劝客饮酒。 清客之名从此有。多谢风流,飞驭陪尊酒。持此一卮同劝后。愿花长在人长寿。 舞唱了,后行吹三台,舞转,换花瓶。又舞上,次对客放瓶,念芍药花诗:芍药来陪群客后。矜其未至当居右。奇姿独许侍花王,近客之名从此有。 念了,舞,唱蝶恋花。侍女持酒果上,劝客饮酒。 近客之名从此有。多谢风流,飞驭陪尊酒。持此一卮同劝后。愿花长在人长寿。 舞唱了,后行吹三台,舞转换花瓶。又舞上花裀,背花对坐,唱折花三台: 算仙家,真巧数,能使众芳长绣组。羽軿芝葆,曾到世间,谁共凡花为伍。桃李漫夸艳阳,百卉又无香可取。岁岁年年长是春,何用芳菲分四序。 又唱: 对芳辰,成良聚,珠服龙妆环宴俎。我御清风,来此纵观,还须折枝归去。归去蕊珠绕头,一一是东君为主。隐隐青冥怯路遥,且向台中寻伴侣。 唱了,起舞后行吹折花三台一遍。舞讫相对坐,取盆中花插头上,又唱: 叹尘寰,乌兔走,花谢花开能几许。十分春色,一半遣愁,那堪飘零风雨。争似此花自然,悄不待、根生下土。花既无凋春又长,好带花枝倾寿醑。又唱: 又唱: 是非场,名利海,得丧炎凉徒自苦。至乐陶陶,唯有醉乡,谁向此间知趣。花下一杯一杯,且莫把、光阴虚度。八极神游长寿仙,蜾蠃螟蠕休更觑。 唱了,侍女持酒果置裀上,舞相对自饮。饮讫,起舞三台一遍,自念遣队:伏以仙家日月,物外烟霞。能令四季之奇葩,会作一筵之重客。莫不香浮绮席,影覆瑶阶。森然群玉之林,宛在列真之府。相逢今日,不醉何时。敢持万斛之流霞,用介千春之眉寿。欢腾丝竹,喜溢湖山。观者虽多,叹未曾有。更愿九重万寿,四海一家。屡臻年谷之丰登,永锡田庐之快乐。于时花骢嘶晚,绛蜡迎宵。饮散瑶池,春在乌纱帽上;醉归蕊馆,香分白玉钗头。式因天上之芳容,流作人间之佳话。尚期再集,益侈遐龄。歌舞既终,相将好去。 念了,后行吹三台出队。
  • 剑舞 声之融曳,思舞态之飘飖。爰有仙童,能开宝匣。佩干将莫邪之利器,擅龙泉秋水之嘉名。鼓三尺之莹莹,云间闪电;横七星之凉凉,掌上生风。宜到芳筵,同翻雅戏。 二舞者自念:伏以五行擢秀,百链呈功。炭炽红炉,光喷星日;硎新雪刃,气贯虹霓。斗牛间紫雾浮游,波涛里苍龙缔合。久因佩服,粗习回翔。兹闻阆苑之群仙,来会瑶池之重客。辄持薄技,上侑清欢。未敢自专,伏候处分。 竹竿子问:既有清歌妙舞,何不献呈。 二舞者答:旧乐何在。 竹竿子再问:一部俨然。 二舞者答:再韵前来。 乐部唱剑器曲破,作舞一段了,二舞者同唱霜天晓角: 荧荧巨阙。左右凝霜雪。且向玉阶掀舞,终当有、用时节。 唱彻。人尽说。宝此制无折。内使奸雄落胆,外须遣、豺狼灭。 乐部唱曲子,作舞剑器曲破一段(舞罢,二人分立两边。别两人汉装者出,对坐,卓上设酒果)。竹竿子念:伏以断蛇大泽,逐鹿中原。佩赤帝之真符,接苍姬之正统。皇威既振,天命有归。势虽盛于重瞳,德难胜于隆准。鸿门设会,亚父输谋。徒矜起舞之雄姿,厥有解纷之壮士。想当时之贾勇,激烈飞扬;宜后世之效颦,回旋宛转。双鸾奏技,四坐腾欢。乐部唱曲子,舞剑器曲破一段。(一人左立者上裀舞,有欲刺右汉装者之势。又一人舞进前翼蔽之。舞罢,两舞者并退,汉装者亦退。复有两人唐装出,对坐。卓上设笔砚纸,舞者一人换妇人装立裀上)竹竿子勾,念:伏以云鬟耸苍璧,雾縠罩香肌。袖翻紫电以连轩,手握青蛇而的皪。花影下、游龙自跃,锦裀上、跄凤来仪。轶态横生,瑰姿谲起。倾此入神之技,诚为骇目之观。巴女心惊,燕姬色沮。岂唯张长史草书大进,抑亦杜工部丽句新成。称妙一时,流芳万古。宜呈雅态,以洽浓欢。 乐部唱曲子,舞剑器曲破一段(作龙蛇蜿蜒曼舞之势。两人唐装者起。二舞者、一男一女对舞,结剑器曲破彻),竹竿子念:项伯有功扶帝业,大娘驰誉满文场。合兹二妙甚奇特,堪使佳宾酹一觞。霍如羿射九日落,矫如群帝骖龙翔。来如雷霆收震怒,罢如江海凝清光。歌舞既终,相将好去。 念了,二舞者出队。
  • 童丱须知 夫妇篇 天地生万物,阴阳相配偶。 两家因媒妁,是以为夫妇。 男贵有器识,不问财薄厚。 女贵有贤行,不问色妍丑。 二者既相值,家肥得长久。 二者傥不然,举动多掣肘。 夫无妇承顺,何以事父母。 妇无夫应援,何以事姑舅。 外或专放荡,薄游酗樽酒。 内或资悍厉,争竞恣纷纠。 傥信牝鸡晨,长舌肆谗口。 离间骨肉亲,败乱廉洁守。 居官鲜德操,居家失孝友。 渐渍不觉知,顿使初心负。 故须砺刚方,循循常善诱。 使其良心生,悔恨能自咎。 若也纵沉迷,一切俱听受。 冥然在世间,禽兽而牝牡。 堂堂六尺躯,方足俱圆首。 聪明不下人,何乃畏仇偶。 子孙则象之,馀殃贻厥后。 吾言诚伐病,宜以铭座右。
  • 赠天童英书记 学禅见性本,学诗事之馀。 二者若异致,其归岂殊途。 方其空洞间,寂默一念无。 感物赋万象,儒悬镜太虚。 不将亦不迎,其应常如如。 向非悟本性,未免声律拘。 英师个中人,以诗隐浮图。 桃红柳青青,翠竹黄花俱。 误落世间耳,脱略公卿徒。 昨朝得东风,打包过江湖。 胡为来帝乡,叫阍彻宸居。 堂堂老阿师,道价东西徂。 住山垂一世,学子纷云趋。 寒潭风静练,皎月天心孤。 迩来只屦轻,片雪销洪炉。 愿言立强名,故事臣敢诬。 事成明当发,长吟入春芜。 从兹窣堵波,山雪閟天书。 顾我坐学省,兀兀如守株。 因君听篷雨,为谢故溪鱼。